当前位置: 首页 > 草鱼怎么做好吃 > 正文内容

动物故事大王沈石溪的作品粗鄙情色不适合孩子养生咨询网—

作者: 智能菜谱   来源智能菜谱    发布时间2021-09-10

  兔子会不让主人染上狂犬病,跳进油锅里吗?羚羊会为了下一代,甘当跳板坠入深渊吗?母牛会为了一头突然闯入栅栏的野公牛,一起头上扎满毒刺愤然殉情吗? 这些情节究竟是自然奇迹,天方夜谭?

  一篇题为《孩子是充话费送的吗?竟然看沈石溪的小说》昨日在朋友圈里流传开。这位网名为逗比妈的作者,在文中指出沈石溪的故事“其实小说,只是借动物之名,写社会的丑恶、权力、谋略甚至情色”,并且“文字粗鄙、俗不耐、甚至恶心龌龊”,还有“不清的与动物有关的常识性错误”。

  作家笔下动物故事的真实性遭到质疑,这不是第一例。汉族知青作家姜戎根据蒙古插队经历所写的《狼图腾》中也曾遭到质疑,曾有蒙古作家评论,把狼当做图腾不过是汉想象,“牧民见狼就杀,狼吃羊甚至还吃孩子,谁还敢把狼当作亲人。”汉人姜戎写蒙古狼,遭到非议;同为插队知青,沈石溪写云南的大象、狼群、羚羊,无所不,也因被怀疑“创作数量太多,难道样样精通?”

  虽然据沈石溪自述,小说的动物都能在西双版纳的中找到原型,他还亲手养过大象、蟒蛇等。比如《象冢》这部作品以象王茨甫为主角,了雄象隆卡与其争夺王位以及它与母象巴娅之间的爱恨情仇;研究者杨伟在《沈石溪动物小说的真实性》一文中指出,大象组成复杂的母系社群结构,母象和它的子女及年幼的雌象组成纽带关系。由一个强有力的雌性首领领导。当雄性成长到一定年龄时就会分离出去,成年雄象往往单独觅食或三两头集群觅食。所以不会存在这样争夺的现象。

  沈石溪在《双面猎犬》中写4岁女孩患有癫痫病怎么回事“母豺两只爪锐利的爪钩还缩在爪鞘里,这是一个非常友好的表达方式”,知乎上也有网友指出,“能干出把爪子缩到爪鞘里这种事的,只有猫动物和金刚狼,狗和豺这些犬动物是没有办法的,这在我看来应该是一个常识性问题,而且是我在小学或者刚上初中的时候就能的问题。”

  动物故事的真实性值得怀疑,而一些故事里动物行为和思维为了要体现“现实”,过于“人格化”了。这可能来自沈石溪多次强调的“动物的血肉感,温情美,甚至悲剧感,生活的主旋律是苦难,孩子的成长需要了解人生的苦难”。比如《猩猩的地狱》中描述动物园猩猩之间“近了闹矛盾,远了又孤独”的危险关系,实际是毫不掩饰地向孩子说教人类社会关系,结尾忽然加入一段自己生活经验和人际关系的议论,看起来像中心思想或描述猩猩故事的“点睛之笔”:

  “我早已过了不惑之年,少时离家,历经沧桑,在工厂、农村、机关、学校、部队都待过,接触了许许多多人,有一个深切的体会,你要想在社会上立足,善于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群中,天是少数,野兽也是少数,绝大部分都是既有私利又有公德、既会妒忌又会同情、既会背叛又会、既会加害于人又会乐于助人的正常人。对人,不必期望过高,也无须悲观失望。别说朋友和同事了,即夫妻、父子、兄弟、姐妹之间,也难免会有龃龉,会闹摩擦。只有认清了这一点,你 才能雨雨曲曲折折坎坎坷坷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成熟走向。”

  一方面动物世界腥风血雨,无比残酷如同人类社会,另一方面是有的动物出淤泥而不染,品格却表现得甚至高于“人15岁儿童突然抽搐类”,道德高拔甚至舍己为人,这也让看起来“写实”的笔法有诟病之处,例如《一只猎雕的遭遇》中金雕巴萨查为了使主人能够逃离险境,甘愿用自己的热血挽救主人的生命,还有《朋友大白兔》中白兔汤圆为了拯救主人跟疯狗撕咬最后为了不传染狂犬病,自愿跳进油锅,笔法夸张,煽情颇多,匪夷所思地表现这些动物“知恩图报的道德”境界。

  再有,如逗比妈最为愤怒指出的,沈石溪的文笔中有像小说一样的粗俗或煽色之处。例如《象的种族歧视》写动物园的人员为了撮合两种不同种族的大象,让印度象和非洲象住在一起,看到它俩有点萌感的苗头,就文笔突然无比欢快得像秧歌舞,还充斥着寡妇再醮、鳏夫续弦这样的过于成人化的表达:

  “有一次,耐不住寂寞的内雅在沙池里卷了一鼻子沙土,表情羞怯,迈着轻快的步子,朝站立在界线边的阿凸奔去大象喜泥浴,雌象帮雄象泥浴,是一种爱慕的表示,类似于 女子给中意的男子送绣花荷包。内雅来到阿凸面前,鼻子像莲蓬头一样竖到阿凸脊背上方。撒呀,别害羞,旷男怨女,孤雄寡雌,萌发迟来的爱,是很自然的事; 撒呀,别犹豫,寡妇再醮,梅开二度,鳏夫续弦,来个夕阳不下山,如今已一种时髦;撒呀,撒出一片温馨,撒出一片爱恋,撒出一个崭新的生活!”

  在评论界,早有人关注沈石溪的“动物小说”,并且提出它们“兽面人心”、庸俗、不真实的一面。吴其南在《神奇下面是平常》( 《儿童文学研究》1997 年 1 期) 中指出沈石溪的动物小说 “故事猎奇惊险”,“缺乏感性的深度”,是通俗小说的一种,即类人小说。朱自强在黑龙江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 《动物问题到人生问题》 ( 《儿童文学研究》1997 年 2 期) 指出沈石溪的动物小说以兽类的面孔写人生的种种问题,是 “兽面人心”的小说,动物小说的真实性应该是第一生命线,经过生物学的检验,与将动物人格化的寓言和童话区别。

  而矛盾地是,沈石溪在《动物小说的艺术世界》中与评论者的观点几乎统一,他认为,动物小说需要严格具备几要素 : 一是严格按动物特征来规范所描写角色的行为; 二是深入动物角色的内心世界,把握住让读者可信的动物心理; 三是作品中的动物主角不应当是类型化的而应当是个性化的,应着力反映动物主角的性格命运; 四是作品思想内涵应是艺术折射而不应当是类比或象征人类社会的某些习俗。

  也有评论者捍卫沈石溪,指出沈石溪的问题不是写动物小说不真实,而是他写的就不是动物小说,也不是动物童话,而应该是“奇幻动物小说”,类似于西方的刘易斯《纳尼亚传奇》和E.B.怀特《夏洛特的网》,这样的故事类型,“尽管尊重动物的一些自然天性,动物的行为和心理被作家附加了超自然、非现实、魔法力、幻想性要素,动物除了靠它们的本能进行交流以外,还与人一样思考并开口说话。”是跟这个研究结果不同,沈石溪在2014年的访谈中说,“最近才接触了这种奇幻动物小说。”似乎并不认为自己的作品可以被列入奇幻的一类。

  对经常处于食物匮乏状态的狼来说,吃别的狼吐出来的肉块,不会觉得肮脏,也不会有心理障碍。狼的卫生观念与人类大相径庭。但对已经将肉块吞进肚里去的狼来说,又要吐出来匀给其他狼吃,就好象现在在北京治疗癫痫病要多少钱两足行走的人已经将钞票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又要掏出来一样,当然会有点舍不得,总想少掏一点,不不,是总想少吐一点。为了能吃到更多的肉块,作为受惠方的狼,是母狼也罢,是小狼也罢,每每到了索取食物的节骨眼上,便会带着一种可爱的、乖巧的、卖的或谄媚的表情,用舌头或嘴唇去亲吻施惠方的狼的脸和嘴巴,撩拨的情感神经,触动的柔软心肠,突破对方的心理防线,让其心甘情愿地吐出更多的肉块来,把塞得鼓鼓囊囊的胃吐空了才好。

  乌云飞的舌头,灵巧地、执着地落到金卡黑脸上,激情澎湃,香艳四射。“我最最亲爱的夫君,你冒这么大的雨去打猎,你的恩情比山高比水深!吐吧,请吐出肉块来!下这么大雨,你还能逮着躲在白茫茫雨帘背后的马鹿,你是全世界最棒的大公狼,我爱你直到海枯石烂也不变心!再吐哇,请多吐几块肉出来。你知道吗?你出去打猎,我在家为你祈祷,盼你满载而归;你不在我身边时,我分分秒秒都在惦记你。哦哦,请继续吐,别吝啬,我知道你的胃囊里还藏着好多马鹿肉呢。小家伙好可爱哟,宝宝们是的结晶,它们的胃口可好了,早就把我的乳房吸空了。我多吃点肉,奶水就会如泉水般汩汩流淌。你是世界上最尽责的好父亲!啊哈,使劲吐哇,用点力气吐哇,不是吐给我吃的,是吐给的宝宝吃的。啊啊,我还没变成黄脸婆吧!我还很年轻、很漂亮是吗?一千个吻,送你一腔柔情蜜意,你心痒了吧,骨头酥了吧!那就请吐、吐、吐,吐出你肚子里的肉块来!”

  金卡黑确实是只不错的大公狼,一口接一口吐出肉块来,乌云飞吃的津津有味,吃的满嘴流油,吃得心花怒放。

栏目热点

友情链接